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投注机会

世袭制究竟让中国出了多少位脑残皇帝?

2018-08-19 14:17编辑:job345.com人气:


  中国历史上最初的皇位更迭方式本来是禅让制,即在位君主还在世之时便将统治权让给他人。在某种形式上,禅让是在位君主主动让贤,是为了让更贤能的人统治国家。不过,这一制度只实行了几代就难产了,从此,世袭制代替了禅让制。

  何谓世袭制?就是皇帝下台后,将皇帝九五之尊的位子理所当然地当做传家宝传给自己的儿子,自此,世袭制垄断了中国历史几千年。

  但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纵观这几千年,正是由于这世袭制的根深蒂固,使得这种皇位继承制为祸不浅。没有治国平天下的才能,被迫赶鸭子上架,而直接产生了不少脑残的皇帝,出现了不少脑残的行为。

  为何?因为中国历史上的传统皇位继承囿限于狭窄的世袭范围内选择接班人,不管你行还是不行,有能耐没能耐,你不上没人上,反正这天下是咱家的,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所以根本无法保证皇帝素质的优化,所选皇位继承的幼儿、白痴、浪子、昏庸之徒层出不穷,祸国殃民自属必然。

  汉成帝就精尽而死在绝色美女的肚皮上面;西晋惠帝司马衷的糊涂至今让人笑得肚子疼;蜀汉后主刘备的儿子刘禅乐不思蜀的故事路人皆知,一直成为笑谈,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西汉鸿嘉三年(公元前18年),汉成帝微服私行,一眼看中赵飞燕,带回皇宫,爱得不忍释手。这赵飞燕也大方得很,不像某些女人争风吃醋,可能是有福同享,可能是加强阵营,还把妹妹赵合德也介绍进来供成帝享用。赵合德也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成帝一下就被迷得神魂颠倒,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赵飞燕

  赵氏姐妹得宠后,诸事不管的汉成帝就更加沉溺到与赵氏姐妹的欢爱中去了。可能是他玩得太多了,就像接力比赛一样,根本接续不上,便有了“不举”或“举而不力”的毛病,就命人四处寻访春药,意欲与她二姐妹一决高低。不久果然有方士给他献上所炼的大丹,叫做慎恤胶。这药很有效力,汉成帝只消一丸就能与赵合德彻夜欢愉。赵合德怕这宝贝被其他宫女所得,就撒娇弄痴地逼着成帝将所有的药都交给她自己保管,想玩了就来一颗,方便得很。结果,有一天,两人都喝醉了,赵合德一下子就给这皇帝喂了7颗丹药。这下可不得了,成帝趁着酒兴特别亢奋,这天夜里九成帐里春光无限,侍立殿外的宫婢终夜都听得见嬉笑打趣之声。但乐极生悲,皇帝早已被掏空的身体已经经不得如此折腾,竟然精尽人亡,永远倒在了赵合德身上。这倒验证了一句老话——“宁为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也值了。

  此外,南齐第六代皇帝萧宝卷也是赫赫有名的昏君加市侩皇帝,捕老鼠、睡懒觉、驱百姓、出游玩乐……这哪里是一代帝王所为,分明是一市井无赖的模样。他正事不做,各种怪异举止却屡见不鲜,其中最有名的要数开店铺了。看样子,这家伙在娘肚子里时就受了从商赚钱的胎教,要不就是前世大商大贾投错了胎,产错了地,落到了皇宫。如果让他生在商贾之家,可能又不会是这般结局。

  再看看所谓的象棋皇帝唐肃宗李亨,他似乎热衷于象棋,根本无心于朝政。上一代的积祸再加天宝之乱(也称安史之乱),肃宗与爱妃张良娣拥兵西逃。逃命途中,他还念念不忘象棋,置堆积如山的军情战报而不理,与张氏整天下棋作乐。爱棋如此,古今少见,倘若放至现在,大概可以混个九段国手了,可惜,可惜!

  李亨

  中国历史上脑残得最最有名的应该算是晋朝的几位爷们了,不知是因为司马家的老大过于龌龊,做多了恶事,恶有恶报,遭了天谴,还是祖坟地气不好,反正这个朝代最盛产的就是脑残、智障皇帝了,也正因为出现这么多的脑残皇帝,致使这段历史没看到过青天白日,总在混乱不堪之中。其中,有两位代表人物不得不提。

  其一是上文提到的被皇后老婆用被子活活捂死的东晋孝武帝司马曜;其二就是晋惠帝司马衷。司马衷在位17年,期间发生了16年的八王之乱(够厉害的了,基本上没过一天安宁日子,他这辈子也够他受的),直接导致西晋翘了辫子。这个历史上第一脑残的皇帝,做过无数让后人惊叹其绝世才华的事情。

  司马衷生性愚钝,不懂世事,除了贪图享乐之外,别无所知,从师数年,竟识不得几个字。

  公元290年,晋武帝司马炎病死,司马衷即皇位,史称惠帝。惠帝毫无处理军国政事的能力,便由杨太后父杨骏独揽朝政。司马衷痴呆如初,除了寻欢作乐之外,其他事一概不懂也不问。

  据《晋书》记载,惠帝听到有青蛙在皇宫花园鸣叫,便问了个白痴问题:“这青蛙是公家的,还是私人的?”侍中贾允不知是装疯卖傻还是真残,回答得也很白痴:“如果在官地里叫,那就算是公家的;如果在私人的地里叫,那就算私人的了。”两个白痴“痴”到了一起,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生锈的脑袋只会更残。

(来源:网络整理)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已推荐
0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www.job345.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